我从印度 活着回来了

西瓜网
2016-01-11

一年过去,这篇文章也变成了实体书!我的处女作《我从印度  活着回来了》现在已在网络全面发售!

 记得当时,我爱秦淮,偶离故乡.向梅根冶后,几番啸傲;杏花村里,几度倘徉.凤止高梧,虫吟小榭,也共时人较短长.今已矣!把衣冠蝉蜕,濯足沧浪. 无聊且酌霞觞,唤几个新知醉一场.共百年易过,底须愁闷?千秋事大,也费商量.江左烟霞,淮南耆旧,写入残编总断肠!从今后,伴药炉经卷,自礼空王!
吴敬梓《儒林外史》



虽说日子是这样的一天一天在累积,猛然一回头,发现自己在外漂泊了70天,从尼泊尔开始,到印度马来西亚,最后从泰国飞了回去,说到“回去”二字,顿时有一种不知是哭是笑的感情涌上来。也许最痛苦的,莫过于回忆美好时光。

本帖子不回答任何网络中可以搜索到答案的问题,不必求攻略,没有攻略,QQ963795245,基本不上。背景音乐渡边雅二《雅》http://www.xiami.com/song/361235  
1.免费机票
    一切从一张免费机票开始。
    2012年3月底的一天晚上,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的夜色发现自己很想去琅勃拉邦,但是对比几种入境方式,无一例外都很贵。又想到各种打工换食宿的旅行方式,于是发了一条微博,说我想去老挝,有没有人可以提供机票给我,我可以全程做导游和翻译,尽全力给您带来一段难忘的旅程。
    点发送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多的想法,我知道人生随时随刻会因为小事而改变,但是这次我并没有什么期待。然而5分钟后一位网友发了私信给我,说愿意出机票和有时间一起旅行。经过商讨,我们都觉得去琅勃拉邦转机实在太麻烦了,而且我仅仅有一个冲动的想法,仅仅是想出去,并没有非什么地方不可,于是半小时后,我们决定去尼泊尔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说走就走的旅行,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去办签证和买了一点点的户外装备,4月2号晚上我们一起坐上了广州加德满都的飞机,没做攻略没看帖子没买lonely planet,甚至连第一天晚上住在哪我也没定。我知道一切事情都会顺理成章地发生,所以我完全没有准备也完全没有紧张。35L的背包才装了一半,我就这样,离家出走了。

    5小时的飞行无论怎么说也不能算是舒适,所幸是飞机上认识了一个上海的MM,她正巧要在加德满都的泰米尔区住,因此我们大半夜降落在仿佛回到了解放前的加德满都,坐着烂得都快开不了的面包车,一路颠颠簸簸到了泰米尔区的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地方住,3个人住一间屋子,其实没睡几个小时,早上5点多就被外面满天的乌鸦吵醒了,然后起床走去车站,立刻坐车去了博卡拉

2.博卡拉
  
  对尼泊尔的第一印象真的很一般,国家非常的破旧贫穷,感觉堪比中国最穷的时候,坐车去博卡拉要8小时,从早坐到晚一样,除了睡觉没什么乐趣,而且70天过去,我已经不记得当时在车上是怎样,风景是怎样了,只记得路上遇到一对夫妇,他们说十几年前,他们去墨西哥旅行,因为害怕当地的水会导致拉肚子,又买不到饮用水,所以他们用可乐刷牙……囧得我笑了很久。中间停的站有卖咖喱角,没看见餐具,所以我第一次用手抓着吃。现在想起来,当时还没生病,对南亚的食物还没有深痛恶绝,还是第一次用手吃东西,太难得了。没有冰冷的刀叉,在舌头之前用手感受食物的温度和触感,觉得很不一样。
    到了博卡拉没订住宿,呼啦啦一帮司机围了上来,实在是没法分辨他们究竟是好意还是骗人,但是看在500NPR一晚上的份上还是被带去了royal guesthouse。其实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比如royal guesthouse见到阳光,在我看来就是命运的相遇啊!在博卡拉第一天,啥也不懂,我们就只能瞎晃,先去moondance restaurant吃了一餐,因为决定要徒步,虽然还不知道线路,但是没买毛巾总该买一买,什么都没有的话总该借一借吧~~

 


我记不清楚在这间guesthouse是什么时间遇到的阳光,总之在博卡拉的第一天晚上一干人等在一起喝酒聊天,那时我就已经觉得阳光大叔你真的好牛逼了。最好的是因为我水壶登山杖睡袋什么也没带,他都一并借给了我,第二天早上还带我们去了费瓦湖边一个很便宜又漂亮的地方吃早餐。走过湖边的青草地,翻墙,过桥,不由得感叹费瓦湖的宁静美丽。

    因为装备实在带得太糟糕,甚至连长裤也没带一条,因此还是不要挑战自己,乖乖去走poonhill小环线吧!办了进山证,我们就这样雄纠纠气昂昂地以为自己体力很好地上路了。

3.徒步

    徒步的第一天,和路上遇到的每一个人说一声你好,一声加油,时间过得蛮快的,因为是从下午2点多才开始,因此没走多久就会天黑,而且4点半天就开始下雨,不得已我们只有在离原定地点还蛮远的小村子就住下了,同伴体力实在需要多加练习,仅仅是2小时的徒步他就气喘吁吁了,因此此后我不仅是导游翻译,还是某种程度上的背夫……这时我还不知道,其实徒步线上所有的饭馆吃的东西全都是一模一样的!!!这时我还觉得水果燕麦还蛮好吃的,还觉得奶茶蛮好喝的,殊不知过几天就彻底杯具了!好吧回到现实,徒步线上的住宿都是无敌的便宜,基本相当于人民币8块钱一晚上,只有吃的东西小贵,而且单调。我们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盯着厨房的人,慢慢慢慢的烧柴火煮熟一壶水才可以洗澡,全身都是汗,黏黏的真不舒服,有水洗澡真像天堂一样。天黑得很早,7点钟我就觉得反正也没事做,去睡觉比较好。

    迷迷糊糊躺在床上,楼下忽然开始放神曲,而且越放声音越大,这简直不给人睡了嘛!于是披上衣服下楼一看,是一群徒步的人和背夫一起在跳舞,穿着睡衣披着冲锋衣在外面看了一会忽然觉得在这山上孤独寂寞的夜晚不做点疯狂的事情默默去睡觉有违我疯癫的个性,于是我把冲锋衣一丢,进去跟他们一起跳起舞来。围着圈,唱着根本不知道的语言,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只要微笑,转圈就足够了。
    徒步第二天一定要早起床,因为要赶到制高点Gorepani去,走8小时的路,虽然在大学的时候我经常晚上跑个5公里10公里的,但是爬山什么的我还是略感吃不消啊!而且同伴体力明显比我还差,走了2小时就要靠喝红牛撑着了,我们都大汗淋漓,找了个小村子休息了一下没办法还是要继续上路。无穷无尽地向上向上向上的台阶,明显同伴的包要比我重一些,看着他都快要死了,于是我突发奇想,跟他换包背。就这样,我一个人拎着单反背着男人的大包走在前面,有时候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这样的英雄主义纯爷们身体纯爷们心态注定单身一辈子了!!

    尼泊尔这个时候已经接近雨季,天空总是阴森森,一到下午就开始飘雨点,我们是躲了又走走了又躲,但是总觉得这路绵延没有尽头似的,走到一半遇上一个人来尼泊尔徒步的女生圆圆,她雇了背夫,因此我们开始搭伴一起走。满身大汗,道路又湿滑,走到一半雨大得我们再也顶不顺了,只能坐在一个村子喝茶。眼看喝到下午4点半,雨仍然没有停的意思,但是我心里总觉的,死也要死在Gorepani。我们冒着雨就上路了。现在想起来,这段路真的挺折磨的。大雨,山寨不透气的冲锋衣和重重的背包都在不断地折磨人,明明外面的温度是如此的凉爽甚至有点冷,冲锋衣里面又闷热再加上汗湿,总让人觉的闷闷的难受,但是又不能停,路一定要走下去,不然天黑了会更加悲惨。就这样折腾了差不多2个小时,路上的花越来越多,Gorepani就在眼前了 ,但是背夫说他要带我们去住一个更好更好的地方,因此还要翻过一个山头,我们又跟着他折腾。筋疲力尽快要晕倒的时候终于他停在一个旅馆门前,我进去看见眼前的景物,立刻就不累了,走这么远,值得,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

    洗了个澡,坐着慢慢烤火,把衣服都晾干,寒冷的夜晚如何度过呢?同伴和圆圆在厨房煮了面条吃,我坐去火边,其实语言不是很通,而且他们问的都是常规的无聊问题,但是有火在面前,看着他们煮东西吃总觉的特别的温暖和舒适。背夫ganga,简称尴尬大叔,在喝米酒,问我要不要来一口,果然在这种冷冰冰的地方就是要喝点酒暖一暖胃的。晚上早早就睡着了,因为第二天是要4点半起来去Poonhill看日出的。

4.日出


   山上的夜晚好冷好冷,睡袋非常好地派上用场。凌晨4点半,尴尬大叔就来敲门叫我们起床,圆圆因为身体不舒服,决定不去看日出,我这种纯爷们没有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仅限尼泊尔),挣扎着爬起来披着睡袋跟着大叔出了门。

雨已经停了,天空有一点散碎星光,上山的路星星点点全是早起的人们的头灯,大家都默默地往山顶走,整条路都是喘息声,很少有人说话。因为没有吃饭,走了一下就觉得血糖低得快要走不上去了,但是还是硬撑着走啊走啊,一边鼓励旁边人,加油啊,走啊,其实自己都快要晕倒了。

爬到Poonhill山顶其实只要1小时,但是在没吃饭的情况下像爬了几年一样。唯一的安慰是鱼尾峰一直在身后默默地陪伴着,天幕从暗蓝色一直到浅蓝,周围的雪山慢慢地揭开面纱,路也慢慢能看得清楚,山路很冷,又是里面流汗外面冰凉,但是当看到日照金山,看到远方那一大片云海,就觉得这些都是值得的。整个山顶都是人,疯狂拍照拍照拍照,谋杀各类胶卷。过了不到一小时,所有人几乎都开始下山了。因为决定在Gorepani多呆一天,所以并没有停下拍太多照。雪山的美丽是小小的镜头装不下的,只有装得下世界的心才可以容纳。

 

    下山之后有一整天时间在Gorepani无所事事,同伴教尼泊尔人打牌,尴尬大叔总是耍赖,其他人牌品倒是不错,可惜由于一根筋所以一直输一直输。我坐在火炉边打瞌睡,认识了扎西。他真是一个很特别的男生,其他人都在打牌聊天的时候只有他在一旁的椅子上默默学德语。他是生在尼泊尔的藏族人,在印度生活过7年,因此会说藏语尼语印地语不丹语,英语也说得很流利,还在自学德语,我一向对于会说多种语言的人非常崇拜,而且多种文化的融合使得这样的人有特别的气质,使得我们交谈甚欢,他邀请我去加德满都参加尼历新年,说有巨大的花车游行。

 

    在Gorepani,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无所事事看雪山,看一树一树的花,如果吃的没有那么单调,在这里度过余生感觉也没什么不好。但是吃的真太让人头疼了,菜谱上从来都是只有那几样,去了厨房除了土豆洋葱番茄面粉鸡蛋鸡肉就没有其他东西了,总不能顿顿吃土豆炖鸡块番茄炒蛋吧!幸好只是几天,我忍!而且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就已经不喜欢南亚的各种饼了,于是晚饭时间我自己下厨烙了一个饼,获得了整间旅馆的欢迎,尽管尼泊尔男人很害羞,给他们吃的时候不吃,但是我一转身,他们就抢了起来,这种假矜持还真是有趣呐!

 

    又是早上4点起来爬poonhill,昨天还嘴上说着累死了,再也不爬了,但是早上还是乖乖起来再爬一次,若是不去,我肯定后悔死了。一样的星光一样的寒风,不一样的是太阳出来以后忽然大雾,路都看不清楚了我们连滚带爬往回走,走到一半一阵风吹来,雾就散了,忽然眼前是好大一片金黄金黄的草坡,远处是雪山和数不清的花,于是我又一次忘了疲惫和饥饿,冲进草坡……

 告别Gorepani走向Tadapani,海拔下降600米,走下坡阶梯走到快崩溃,还好我买了护膝,不然我可怜的膝盖一定会撑不住。其实徒步没什么惊心动魄的时刻,大部分时间都在默默赶路,偶尔抬头看风景,赞叹一阵子再上路。


5、厨房
 


每天固定的路径就是下午的大雨和一路陪伴的雪山,因为我们根本不想走那么快,所以有些人2天就能完成的线路我们走了几乎6天。在tadapani之后又因为害怕下午的阵雨停在一个小村庄,实在不想吃尼泊尔人做的Dal Baht,决定自己做菜吃。尽管食材还是只有那几样,但是胜在就在门口摘的花菜新鲜清甜,再蒸一个姜葱鸡,忽然怀念中国的味道。就着山里不停的大雨和指甲那么大的冰雹,我们和刚认识的香港女生坐在餐厅里美美地吃自己做的菜,巨大的暴雨和冰雹把村子里的花菜都打得像筛子,怪不得这里的菜这么贵。

    徒步的最后一天,绕着山走了又走,雪山渐渐离开视野,景色开始变得平常,没什么特别好看的东西了,没有走安娜普娜大本营(ABC)和珠峰大本营(EBC)其实我并没有感到遗憾。几乎没有带任何有用的装备,勉强自己不太现实,回国多健身两年有体力了再去吧。
 
 6.本地生活

    回到博卡拉,最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网,然后就是洗澡!总感觉在山上没有好好地洗澡,晚上去Everest steak house吃半生不熟的水牛肉牛排。在山上吃的东西太单调,下了山要好好补一补。
同伴走之前阳光大叔带我们到一个比费瓦湖更平静美丽的湖边吃炸鱼。我总说阳光是大叔,其实他没有那么老啦!相信读此文的人有一定比例是直接或者间接知道他的,他在樟木元阳有两家青旅,正准备在博卡拉开青旅和餐馆,尼泊尔很小,这里的中国人大部分都是互相认识的,或者你呆超过一星期就可以认识所有的这些人,他们都是一群神人,阳光是其中最神那一个,尤其是跟他坐在一起一上午,聊起他的人生,我真的会觉得我们这些人过的都是什么无聊的弱爆了的日子啊!男人就是应该过他那样的生活才不后悔。具体是怎样,我想有些东西涉及个人隐私,如果各位和他成为朋友,相信他会告诉你们的。

    湖边是一个半岛,远处是疗养院,背面是一片一片的田野,风吹得人舒服得不能再舒服了,尽管来的时候在沼泽里弄了一身泥,不过总感觉一点都不介意了。

 

      在博卡拉,大部分人住的都是旅游区,其实真正应该探索的是当地人的集市,尤其是在用3块钱人民币买了两个大花菜的时候真心觉得太超值了,卖花菜的母女穷得甚至没有秤砣,是用石头当秤砣的。之后我又在集市花7块钱人民币买了淘宝卖4.99的拖鞋,和纱丽店的老板连比带划狠狠杀价最后差不多花了人民币85买了纱丽,总觉得很过意不去因为看老板为难的样子觉得自己占了他们很多便宜(其实印度更便宜)。
    阳光大叔买了新鲜的鱼回来做给我们吃,夜晚过得很愉快,还是中国菜给力,尤其是在南亚这样的地方,尼国菜只有一种,就是Dal Baht,炖土豆加咸味的绿豆汤加炒一些不明真相的剁碎的蔬菜加米饭。刚吃觉得美味,过3天就无法容忍全都是一样的味道!而且作为南方人!敢问绿豆汤这种东西不都是甜的吗!!咸的很奇怪好吗!

    我每天在博卡拉所做的事情就是无所事事,别人去哪我就去哪,因此阳光大叔去跟尼泊尔人谈租房子的事情我就跟着去,谈的时候真心会感觉到其实尼泊尔人对金钱的概念没有中国人那么明晰,在他们看来,就是想要“收回很大一笔钱”但是这钱究竟是多少他们也是乱开价。于是我们走了留给他们慢慢想。
    在博卡拉晃着晃着就到了2069年,没错,是尼历新年的2069年。

 
  在过年这天我拿到了订做的纱丽,粉红色轻薄透光的漂亮东西,穿上就感觉到南亚女人的悲苦啊!穿着这样一个衣服简直跟中国女人裹脚一样,只能迈小碎步走路,而且因为是一块大布缠在身上的,总是怕踩到裙角整块布掉下来,而且因为是露腰的,总有一种特别清凉的感觉啊!太阳一落山就觉得要冻着了。走在博卡拉大街上,一个外国人穿着纱丽,自己都觉得怪怪的,一路走一路接受所有人的注目礼和赞美,有时候恨不得捂住脸快点跑掉算了,但是又根本迈不开步,只能继续一点一点地挪。

尼泊尔的节日太多,所以新年并不是一个特别隆重的节日,尤其是在博卡拉,仅仅是搭建了一个游乐场,卖一些坑爹的食物。

进了游乐园真让人无语了,为什么摩天轮是柴油机发动的!还挂档的!而且速度堪比过山车!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快的摩天轮,难道摩天轮不都是浪漫地慢慢坐着看看夜景的吗?这么快是要闹哪样啊!旁边的海盗船更是奇葩,完全没有安全措施,尼泊尔人都疯了爬到桅杆上了一点也不怕摔下来!我们逛了一圈买了pizza和啤酒回去倒数。

2069年就这么到了,我79岁了,从22岁到79岁的这些年我是如何度过的呢?有没有环游世界?有没有在最美丽的时光经历最美好的一切呢?79岁的时候回忆我的青春时代,有没有自豪地淡淡一笑呢?

7.加德满都奇遇



加德满都的早晨一直都神秘莫测,空气中充斥着咖喱,蔬菜,水果,狗屎,汗液,花朵,砖墙,奶茶,沸油混合的味道。走着去杜巴广场,穿行大街小巷看众生之相,穿kulta和纱丽的女人,上学的少年,卖菜的小贩,礼佛的老人,仔细检阅他们每个人脸上的表情。感受浮世中一丝安然的气息。从博卡拉一路颠簸8小时回来,住在龙游,慢慢去发现加德满都的美丽。

 


那是一种很难言说的感受,存在于每一粒漂浮在空气中的灰尘中。无论是小广场喧嚣的自行车小贩花朵狗还是放学回家在夕阳里穿过矮门的孩童,亦或是靠着古旧的墙壁贩卖蔬菜的妇人,你会觉得这晨光,这夕阳,这佛堂的铃声,这礼佛归来的人头上的花朵,都让你有一种在尘世中观望的感受,有时候置身事外,坐在墙根下看着面前的狗发呆,千年如一瞬,一瞬如千年。有时候就这样穿着纱丽走在这样的路上,头上点了绛红的tika,仿佛就要融进这时光,这繁复的古雕花窗里。小饭馆里没有灯,打开蒸笼,拨10个水牛肉蒸饺到树叶压制的碗里,蘸着咖喱酱放进嘴里,那是加德满都的味道,每一个毛孔里都溢满了的。

花3000NPR延了尼泊尔签证,又打的去印度大使馆签印度签证,每次在尼泊尔坐的士都觉得下一秒就要自己撞上墙了或者撞到行人了结果却一直都没事发生,仅仅是纱丽每次都被门夹。一进印度大使馆,看到旁边有几个中国女生和一个中国男生,再定睛一看!我的天呐这不就是我高中的学长么!!!这世界小得太令人惊讶了!遂上前搭讪,发现学长就住在龙游对面!!彻底震惊了!!于是第二天我和学长一起去了巴德岗

8.情迷巴德岗


巴德岗古城让人惊叹的是一种时光之美。一进到古城就能感受到的时间呼啸而过的痕迹。和学长在古城里转悠,买了一大桶新鲜的酸奶,然而想找的住处全都很贵,只能走到古城外.路边有一个小哥,我们本没抱什么希望地问他附近有没有什么住的地方,结果没想到他竟然就是开旅馆的,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我们以每人11.5人民币的价格拿下了一个小房间,真是便宜!!

安顿好住宿和吃饱饱酸奶之后我们开始逛古城,巴德岗简直是为摄影而生的城市,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是一幅画,一切的一切都这么的自然不造作,带着淡淡的线香和生活气息,谋杀了我们无数胶卷。我最喜欢街边一个小庙,据说进去了只能顺时针走,庙里的石狮子眼神长得很特别的样子,鸽子咕咕叫,偶尔有当地人进来,敲一下墙壁上的铃铛,我们坐在草垫子上听那清脆的响声,看墙壁上的佛眼从来都不会眨。午后学长回去补眠,我一个人背着包扛着相机逛古城,顺便找了间裁缝店做南亚服饰Kulta。

 

来到中心的杜巴广场,忽然发现人不是一般的多,中心的庙阶梯上从底坐到顶,我也坐上去凑热闹,但是只看到满街都是人,大家都抻着脖子往一个方向看。

 
坐了十几分钟只看见人没看见任何其他东西,于是我决定走上前去一探究竟。人越走越多越走越挤,一路上不断有年轻男人搭讪我都装聋作哑不理他们。挤到中间发现是两方在拔河,整条街挤满了男人,中间是一个木头做的大车,两边系了粗粗的麻绳,两边的男人在死命地扯。

由于人太多挤不到前面去,我就跟着当地妇女抄小道绕到拔河的前面去。穿过无数的小巷小门,终于走到前面,站在马路边看拔河。路上挤满了人,忽然我发现,我是整条街唯一一个女性,周围一个纱丽的影子都没有!女生们全都在街边建筑的楼顶上看拔河!我又注意到有个黄衣戴眼镜的男人一直往我旁边凑,不由得抱紧了背包。紧张地等待了差不多10分钟,大车终于越来越靠近了,人们开始全都往大车前进的方向冲,我想着自己反正站在马路牙子上,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不安全,就站着没走。两边的男人在疯狂的使劲和喊口号,眼看着那辆大车正在往我这边冲了,周围的人已经跑得没剩几个,剩下的人开始跟我打手势和扯着我跑,这时我才发现情况有点诡异,就被推着搡着往前跑,忽然听到一声响声,回头一看那辆大车已经撞上了我刚刚站的马路牙子,原来真的是会撞上的!

谢天谢地的同时发现我现在的处境并没有比刚刚好多少,被一群男人挤到全是男人的人堆里,那个黄衣眼镜男也跟了上来,而且完全没有要保护我的意思,过了几秒钟我就感觉被人捏了一下腰,然后又被狠狠掐了一下屁股,然后就开始感觉到越来越多的捏掐各种部位,而我身上背着装着单反的包,必须要两只手护着不然被人一把就扯走了,但是护着单反就护不了胸腰臀了,我一时觉得有点慌神,太挤了又不能一下子就走出去,只能顺着人流的方向被挤来挤去占便宜,第一次感受到南亚男人保守的外壳下隐藏的饥渴,手法真是又狠又准让人无能为力!这时忽然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很大的力气把我使劲往一个方向扯,我以为又是性骚扰,但是却被钳着没法挣脱,我心里想难道遇到究极性骚扰了么!只能被他拖着扯着,而且夜幕开始降临了,光线变暗周围的男人太多我也看不见是谁,过了一阵子他又被挤到我身后,伸出双臂护着我的两边的同时把我往外推。这时我才意识到是有人在帮我了,在他的帮助下我几分钟就挤出了全是男人的街道,也没再被捏屁股掐腰。回过神来想要感谢救我的这位英雄,忽然发现,天呐!英雄你可是我见过的最帅的尼泊尔男人了没有之一!


(鉴于很多人想看parash的照片,我当时又没有拍,特在他的facebook扒了一张,其实我还是觉得他真人比较帅~)
 

就这样,在巴德岗的黄昏之际,我抱着包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头发被挤得乱七八糟大脑一片混乱遇见了我的英雄Parash,他穿着很简单的蓝色衬衫,睁大眼睛看着我,因为太挤了脸上有几缕汗湿的头发,训斥我怎么这么没自觉,参加这种男人的游戏,然后问我有没有受伤什么的,我脑子里只有一句话,然后就脱口而出:
“我饿了。”
然后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拉着我去喝奶茶。跟在他后面,巴德岗入夜没有灯的每条路我都走得很安心。他告诉我这是“过年7天乐”的一部分,两边的男人拔河,赢的一方将在下一年有一年的好运气,所有的女人都是在楼上看的,他看到整条街只有我一个女生,就放下绳子冲过来保护我了,喝着甜甜的奶茶我觉得P真是又帅又可爱而且还很有责任心,重点是英语也超级好可以很顺利地交流一点也不蛋疼。喝完奶茶他说带我去吃传统的纽瓦力族菜,我就又跟在他身后穿过大街小巷,窥看巴德岗几乎没有灯的夜生活。他说不饿,就坐在我面前看着我吃,70天后的现在对于食物我只记得那是类似于干麦片的东西和土豆炖牛肉什么的东西,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记得很清楚就是他坐在我面前,眼睛反射着夜晚湖水和星辰的光芒,然后我就呆呆地边看着他的眼睛边吃,食物是什么味道我一点也没尝到。
 
第二天清晨依然是逛古城,喝酸奶,用小小的陶瓷碗装的酸奶无限美好,即使每天的预算只有人民币30块钱,看到酸奶我还是会立刻下手!古城里永远不缺的是满满的阳光,通常是金黄色的,每一片砖瓦都镀着金边,晨光中人们开始活动了,屠牛的男人,礼佛的信众,被迫喂药的孩子,坐在墙根打瞌睡的男人,唱诗的老人,是不变的风景,甚至连羊的眼神我都会感觉到有些不一样。有时我走着走着会想,在羊的眼里,人类是怎样的呢?巴德岗是怎样的呢?看它们那不屑的眼神,应该觉得人类是不可理解的生物吧!无论怎么说,吃草才是第一要务嘛!咩~~


 

 

 

午饭后P才回我短信,说可以带我们去附近的湖逛逛。果然P是夜间型帅哥,因为晚上光线很暗看不清他的肤色只能看清他漂亮的一对大眼睛,所以就觉得他特别好看,白天看来,眼睛还是那么好看,但是肤色比较南亚……
古城外面有几个连在一起的四四方方的湖,在大太阳下我们就这么不怕晒黑地绕着湖走,走着走着他问我们要不要吃有代表性的纽瓦力菜,他对本族食物还真是热衷呢!于是他带着我们回到昨天我们曾经去过的,有眼神很特别的石狮子的小庙里,原来小庙与外面相通的隔间有一个大娘在烙饼,绿豆面的,放了鸡蛋的蛮松软的饼。我们边吃饼边喝汽水,在尼泊尔印度都有一种叫dew的汽水,于是广东人笑了……以后心情不爽就去买汽水,对着店老板大喊一声dew也不会被反骂。这样安静的下午,听着寺庙的铃声和鸽子叫,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侃,心照不宣地微笑。

聊天中得知P是当地乐队成员,再一看他手机里的唱歌视频,真是帅爆了!于是我们强烈要求他拿吉他来我们旅馆一起唱歌。真感谢遇到了他,让我的旅程增加了这么多的欢乐。他抱着吉他坐在床上,唱尼语的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歌的内容如何我不记得了,只记得他唱歌的表情真好看。我在旁边拍手看着他和学长合唱,学长一副好嗓子,加上他的吉他,开心得我左摇右摆的,一首接着一首,一整个下午,在简陋的小旅馆里听着美妙的和声,窗外有鸽子飞过,有时有发动机的声音,有时有人语声,每当歌声停下来的时候我都会想起《情人》里面的一些场景,然而越南远不如这里的美好。
 

晚上我们三人一起去昨天喝奶茶的地方吃汉堡,P说是自家兄弟开的店,本来已经极度便宜的价格他们又给我们打了折。兄弟一个月赚4000人民币,在当地已经是高帅富阶层了,他有一辆看起来超级帅的摩托车,P开着它风驰电掣地带着学长去买拖鞋,吓出他一身冷汗。饭后整个巴德岗又停电,P在中间,左手牵着我,右手牵着学长,我们就这样一起走在黑灯瞎火的杜巴广场,然后沿着漆黑的小径一起走去湖边,坐着看星光投影在湖面上。没有聊什么特别的东西,我仅仅是觉得非常的非常的幸福,就那样呆坐着很久也可以觉得幸福感满溢的,三人一起看星星的时间。之后又转场回到旅社,他就坐在我面前,抱着吉他弹起I believe,前奏一响起我就觉得心都化了,完蛋了我简直回到了16岁……
然而你知道,结局肯定不是我就嫁到巴德岗然后每天过着洗衣服喝酸奶礼佛戴花在头上像油画画面一样的生活。我不仅是女人,也是旅人,隼不会轻易降落在什么地方,只会在巴德岗的上空盘旋,俯瞰这座城市,处处存在着时光之痕,又处处在洪流中不染纤尘。那旧房子,旧墙壁,旧水井,旧陶器,旧时光,旧朋友,都一一收在心里的。我会记得那汽车经过带起来的漫天尘土,记得一起跑过的石板路,记得拿着大陶罐装水的女人,记得在窗口唱诗的老爷爷,记得小庙里清脆的铃铛声,记得纽瓦力大婶厨房里的油烟味,记得把我拽出人群的那双手,从那以后可能一生都见不到P了,这样也好,直到忘却为止,彼此的记忆永远停留在少年时代,4月微凉的巴德岗黄昏。


 

 

第二天早上我跟学长忐忑不安地打电话给印度大使馆,我坐在学长对面看着他的表情,然后忽然开心得快要出泪花。几天以来的忐忑不安寻找后路的心情终于落实了,我们两个的签证都通过了,可以去印度了!我们面对面傻笑个不停,然后买酸奶回来庆祝。去裁缝店拿了kulta回来穿,P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这样也好,不要当面说再见吧。

9.佛的时间

说到加德满都的神人,来过的人应该都认得住在青旅的拖拖,没错,就是那个一分钱没带就来了尼泊尔,呆了2个月还倒赚几千块钱回去的男生,而且他说他自己英语一点也不好。尽管我并不太赞成这种旅行方式,但是足以告诉一些人,如果真的想去旅行,金钱和英语都不是借口。人活着不是生下来就等着赚钱养老,如果年轻的时候不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恐怕很可能一辈子做不了空留遗憾。

印度签证简直就是在玩眼神游戏,还没到印度就已经体会到印度人的极品。办事员坐在窗口里面,也不说话也不按号码叫人,而是用他那双滴溜溜的眼珠子盯着全场人看,全场人只能盯着他的眼睛看。他翻开一本护照,开始用目光寻找护照的主人,找到了就用眼神示意一下,但是众所周知,护照的照片跟本人还是有距离的,而且光用眼睛看,谁知道他在看谁,于是经常他一眼扫过去,一排人站起来,然后他再慢慢示意坐下去,然后再用他的眼珠子叫人,回忆起来我都觉得很不可思议,我当时是怎么能看出他是在用眼珠子叫谁的,这也太抽象了!

玩儿完眼神游戏到了去Lumbini的时间,尽管很想念25卢比一杯的超好喝果仁lassi和杜巴广场后面很好吃的牛肉饺子,我还是跟学长背着大包飞速从泰米尔区一直往汽车站走,坐一整夜当地巴士去lumbini,现在想起来真佩服自己坐夜班巴士的能力,这种难受的事情在亚洲旅行的时候几乎每周都要经历好几天。尤其是南亚的夜班巴士,又脏又乱空间又小,每次坐完都觉得自己脏得都要把自己扔掉,尼泊尔的巴士虽然比起印度好了那么一点点,但是可怕在于车顶堆满了大白菜,天还蒙蒙亮就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卸货差不多一小时,等得不耐烦又不能催,最后终于全身是汗是泥地到了韩国寺。真的很感谢遇到了学长,不然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巴德岗,也不知道怎么去lumbini,更不知道怎么才能在一片荒草路,一晚没睡好累得要死的情况下找到韩国寺。

韩国寺提供几乎免费的食宿。每天只用交300NPR,这里没有任何华丽的东西,包括寺庙主殿,一切都是灰色调的,朴素和典雅。守门人把我安排在二楼的僧房,洗完澡把衣服都洗了,我终于觉得自己活过来了一些。


 

 

这里总是很安静,每个人都在静静地做自己的事情,点上一支线香,抄写经书或者读书。很难描述这种感觉,比如光脚踩着水泥地走进僧房,只有风扇在头顶微微作响,一切都是水泥色的,在浴室里放上一大盆水,舀起一勺,闭上眼睛浇下来,沾湿头发和脸庞。阳光充足,从窗户洒进来,水珠闪着晶亮的光泽从睫毛上滴下,树影斑斑驳驳。发现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对生活有如此细微的感受,就像另外一个自己站在旁边注视着现在的自己一样,一个微小的动作,一寸肌肉的运动都被注视着,在这默然的时空中。

 

韩国寺,每天感受一种极纯粹的生活。早上4点多寺庙的木鱼声开始响起,有和尚在大殿门口敲着木鱼来来回回地诵经。然后我摸索着起床,所有人在星星即将落下的暗夜中朝着大殿灯火的方向默默地走,各自拿好垫子坐下。5点早课开始,大殿中回荡着悠扬的诵经声,烛光闪闪地跳动,心情愈发平静。诵完经去食堂用早膳,然后用一整天的时间对着门前的菩提树叶发呆,听着沙沙的响声,我们一言不发,关闭一切思考,仅仅感受时光流逝,宇宙在大脑中回响,。

 

 

晚饭后遇到厄瓜多尔的一个男生,周游世界,会7种语言,用中文跟我聊了两个小时的天,虽然腔调上还是有点怪怪的,但是让我用英文跟他聊两小时我都不一定能说得下去。他说,他的父母认为,工作会给他带来太多的压力,埋没了他的天赋,因此他周游世界学习语言,父母全程支持,他自己不工作不赚钱。这世界真是什么奇人都有!!当我问到他学语言的秘诀时,他说因为他“不上网,没有女朋友!”我旅程中最受触动的就是这句话,我把太多的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社交网络,如果把无意义的上网时间用来学习,几年后我一定可以变成不一样的人!我也决定要少用社交网络,把更多的时间用来学习。

日子平静过去,一天下午遇到一个波兰的哥们儿,当时我正坐在他的僧房门前发呆,他拿给我一本翻译成英文的藏医的书来看,然后下楼装了一碗大麦茶端上来给我喝,我和学长都很惊讶他怎么忽然无端端对我这么好!然后我们继续发呆直到晚饭时间。只是听着叶子的沙沙声,看乌鸦在天上飞,又停在树上,有一只缺了一条腿的乌鸦,也跟着蹦蹦跳跳,灰色的大殿站在那里看着这世间,那只乌鸦,那棵树,还有发呆发到失去表情和语言的我们,时间沉重安静地碾过,这样的日子纯得不像曾经在我身上发生。

傍晚学长拉着我说要去看落日,于是3天以来我第一次走出庙门,沿着寺庙旁边荒凉的路一直走一直走,看平原上的日落。我不断要去拢被风吹乱的头发。

路上通常情况下是荒无人烟,我们就一直走,夕阳在左边不断地下沉,走到有吃饭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暗了下来,学长说lumbini是四方形的地方,也就是绕一圈我们还是可以回到原点的。于是我想也没想就傻傻地跟着学长走。天渐渐黑了,路上一个灯也没有,只能靠几分钟才能出现一次的车灯照亮,走到一半出现一个类似于图书馆的地方,当我们走近的时候忽然图书馆的灯一下子全都灭了!简直是吓死爹呀!图书馆管理员像柯南里面的图书馆杀人事件一样地走到门口,告诉我们要回到韩国寺还是走原路回去。我们还是觉得走一走能绕回去,于是没有听管理员的话。路上一片肃静,偶尔听到狐狸叫,邪气森森的。继续走啊走啊,心里都知道,事实是迷路了。我想起在菲律宾看萤火虫划船的夜晚,觉得在lumbini迷路也是难得的一种经历,尽管几乎走了6公里没灯的夜路,好在和学长一直聊重口味的话题才没有感到害怕,在尼泊尔的最后一个晚上这样度过,总觉得峰回路转得有点可笑又有点不真实。最后走到一个类似于锯木头做家具的地方,我们问要怎样才能回去,他们说十分钟后会有末班巴士经过,谢天谢地我们搭上了末班巴士到了lumbini外围,最后再走路灯下一片寂静的路回到寺庙。学长说,这一夜是学妹的落难夜奔。
天亮后是边境小城sonauli,没有任何夸张的仪式和紧张的心情,我们就这样去了印度


立即下载